44狗亚app 官网网 > yabo亚博登录 > 九龙圣祖 > 第1743章 灵牌的秘密
    在赤炎和柳寒衣各自遭遇造化的同时,一些和云笑有关系的伙伴们,尽都有着各自的际遇,比如莫晴许红妆灵丸等人。

    这些伙伴几乎都是自潜龙大陆就和云笑一起打拼了,他们每一个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修炼天赋,也有着属于自己最为特殊的一面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天才人物们,就算是走到九重龙霄这种普通人所知的大陆最高位面,也能很快崭露头角,被一些圣阶大能所看中。

    相信过得不久,这些名字一定能响彻整个九重龙霄,到了那个时候,云笑就不再是一个人孤立无援,而只能觑得空隙般地灭掉一些帝宫所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的柳寒衣莫晴等人,在九重龙霄那些圣阶强者眼中,肯定还不够看,再强大的天赋,也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。

    这都只是替九重龙霄的未来埋下的因,或许在什么时候就能起到一些决定性的作用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九重龙霄,西域!

    暗夜之中,一片庞大山脉的密林内,两道人影分左右盘坐在一座篝火旁边,火光映照之下,将二人的脸庞都照得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哔卟!

    忽然之间,篝火之中的一根木柴似乎是被焚烧到了一个程度,发出一道爆裂之声,让得其中一个粗衣少年神色突然一动。

    这二位,自然就是灭掉了业城帝宫所之后,全身而退的云笑和徐青山了,此刻这座山脉,离着业城已经有了近千里之遥。

    当日在灭掉业城帝宫所几乎所有的为恶之辈后,云笑便带着徐青山脱离了诸多修者的视线范围,折而向北,加上一些藏匿形踪之法,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去往了何处。

    毕竟帝宫所背后靠着苍龙帝宫,云笑虽然达到了通天境后期,但他可是曾经身为九重龙霄的龙霄战神,深知这点修为,在九重龙霄根本就是垫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旦让那些苍龙帝宫的圣阶强者们找到,凭云笑现在的实力,未必就能全身而退,所以他行事还是颇为谨慎的。

    感应着已经摆脱了那些胆大包天的眼线,云笑便带着徐青山降落到这座山脉之中,准备修整一番,而就在这日夜里,他却是发现了一些隐晦而疑惑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刻在徐青山的脸上,有着一抹感慨和悲伤,其一双眼睛借着火光,一瞬不瞬地盯着云笑手中的一块黑色木牌,那代表着一些非同一般的意义。

    云笑手中的这块黑色木牌,自然就是那日自业城帝宫所所司刘文宗手中夺过来的牌位了,其上刻画着龙霄战神的长生名讳。

    只是徐青山不知道的是,他眼前这位认了没多久的师祖,其实就是牌位上的那位龙霄战神,是他父亲拼死也要守护的尊师。

    看到这块牌位,徐青山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父亲,那位隐姓埋名的父亲,最终惨死在了业城帝宫所修者和玉剑宗强者联手之下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自己那个平日里瞧来并不如何起眼的父亲,竟然是当初叱咤风云的龙霄战神爱徒,徐青山又有一些狂热,似乎一时之间,连带着他的身份都变得不一般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的云笑,可没有心思去管徐青山的那些想法,他手中握着那块看起来没什么异样的黑色木牌,仿佛陷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这块木牌,怎么会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呢?”

    云笑目光在那木牌上的字体上打量了一番,心中闪过一丝疑惑,再过片刻,他眉心一动,无形的灵魂之力,已是袭上了这块黑色灵牌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当半步圣阶的灵魂之力尽数侵袭到木牌之上后,云笑眼眸之中的精光忽然闪现而出,口中也是发出一道惊噫之声,让得不远处的徐青山都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只见原本平平无奇的黑色牌位上,一道道白色光芒闪现而出,看情形正是那些雕刻之字所发,显得异样的玄奇。

    “先师龙霄战神,讳云霄公之灵,不肖弟子徐通世谨立!”

    暗夜之中,这些字体之上发出的白光是那样的清晰,又透发着一股子异样的诡异,让得徐通世的一张嘴张得大大的,半晌合不拢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古怪!”

    反观云笑,其脸庞之上则是一浮现出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,想来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只不过此刻的他,并不知道这样的变故,到底会给自己带来什么。

    白色光芒在黑色牌位之上闪烁不断,约摸过得半柱香时间,白芒终于是收敛而下,最终化为一团白光,赫然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随便着云笑的灵魂之力,回到了其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无论是旁观者徐青山还是当事人云笑,尽都脸色一变,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那白光对于人体肉身到底是好是坏,又是不是对灵魂之力有侵蚀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在下一刻,当徐青山看到云笑微皱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时,便是放下心来,对于这位师祖,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信心。

    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云笑比徐青山高出太多的脉气修为,还因为其在面对业城帝宫所甚至是苍龙帝宫时,表现出来的那种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自当初龙霄战神离奇殒落后,苍龙帝宫行事愈发嚣张,在近百年时间的九重龙霄之上,几乎没有人敢轻易挑衅各大城池的帝宫所,更不要说杀人灭像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像四大家族一般的庞然大物,也在挑衅苍龙帝宫之后灰飞烟灭,甚至那都说不上是挑衅,只是有一些疑惑需要苍龙帝宫解答罢了。

    自四大家族被灭之后,九重龙霄上在明面上,几乎听不到半丝反对苍龙帝宫的声音,久而久之下,苍龙帝宫的积威,已经深入了每一个修者的人心。

    而就是在这帝宫称霸龙霄百年时间的当口,一个叫云笑的少年横空出世,直接带着徐青山踏灭了业城帝宫所,连带着所司刘文宗都被生生斩灭,这是何等的霸气?

    这些念头在徐青山心中一闪而逝,当他再看到那灵牌之上的异变时,自然更加坚定了跟随云笑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就在徐青山心中思绪万千的当口,云笑却已经舒展了眉头,因为此刻的他,已经是弄清楚了那些钻入自己眉心的白色光芒,到底是什么了?

    那可以说是一种存储于黑色灵牌之中的神秘力量,又可以说是一些有意为之的信息,而做出这些事的,自然就是云笑前世的那个唯一弟子徐通世了。

    当年变起仓促,苍龙帝和陆沁婉联手将龙霄战神骗到帝宫之中骤起发难,事后又将龙霄战神的储物护腕剥离,实是卑鄙之极。

    重生之后的云笑,脑海之中虽然还记着属于龙霄战神的那些东西,但是诸如当年收集的天材地宝,或者是一些丹药宝物之流,却终究是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好在龙霄战神虽死,但是作为他弟子的徐通世却是颇为警觉,一发现不对便即逃之夭夭,隐姓埋名多年,倒是保存了许多当年老师赠予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说那个时候的徐通世天赋平平,但龙霄战神何等身份,他又是后者唯一的弟子,龙霄战神随手赐予的东西,又岂会是凡品?

    那道白光之中蕴含的信息,就是这些东西所藏之处,这对于此刻的云笑来说,无异于雪中送炭,这或许会让他的计划都变上一变。

    当云笑知道是这样的信息之后,其心中自然是十分欣喜的,同时竟然还有些庆幸还好徐通世天赋一般,否则那些东西或许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,就有些鸡肋了。

    别看云笑身怀太古御龙诀,但是他所能吸收的天材地宝能量也是有一个极限的,比如那些圣阶中高级的东西,给现在的他吸收,最终的结果可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云笑从记忆之中,想到了好几种当年赐给徐通世的天材地宝,那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可是相当有用,如果能够找到,甚至是借此突破到圣阶三境,也并非没有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原本云笑以为只是找到了当年唯一的爱徒之子,却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惊喜,不过在惊喜之余,他的脸上,又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想来云笑是想到了徐通世为了隐藏这些天材地宝,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,又需要如何的小心翼翼,才能不被苍龙帝宫发现。

    “通世,你有心了!”

    将这些信息尽数消化之后,云笑口中发出一道喃喃之声,然后陡然从篝火旁边站起身来,赫然是又将一直注视着他的徐青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青山,你过来!”

    云笑深吸了一口气,旋即朝着徐青山招了招手,这看似有些凝重的口气,让得后者终于是回过神来,见得他脸色一整,已是恭敬地来到云笑身边,然后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徐青山并不愚钝,相反其天赋比之其父还要强悍不少,他见得师祖如此脸色,知道接下来恐怕有一些事,需要自己郑重对待啊。

本书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44xiaoshuo.com/0/565/

手机阅读地址:https://m.44xiaoshuo.com/0/565/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